英伟达为何要花400亿美元收购ARM?究竟意欲何为

时间:2020-09-16 09:28:18       来源:新浪科技

英伟达昨日宣布,将以 400 亿美元收购 ARM,创下了全球半导体市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。人们不禁要问:英伟达究竟意欲何为呢?

英伟达( Nvidia)正式与软银集团达成协议,根据该协议,英伟达将从软银集团和软银愿景基金手中收购英国芯片制造商 ARM,交易价值约 400 亿美元。如果交易能够顺利完成,按美元价值计算,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半导体交易。但实际上,仅仅基于美元价值来衡量这笔交易,可能远远低估了这笔交易的重要性。

ARM 是当前售出的几乎每一款智能手机的核心,从苹果 iPhone 到运行谷歌 Android 软件的三星 Galaxy 设备。除了智能手机处理器,ARM 技术还用于集成到各种计算机系统和设备中的许多较小的芯片。ARM 表示,其处理器核心和其他组件的芯片已运往世界各地,数量超过 1800 亿片。

英伟达创始人兼 CEO 黄仁勋(Jensen Huang)周一向媒体表示:“它们(ARM 芯片)无处不在,为各种类型的电脑提供动力,从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,到智能手表和智能恒温器。”

但对于英伟达来说,ARM 代表着一个机会,可以提振其快速增长的向数据中心销售芯片组和软件的业务。投资者认为,英伟达可以将 ARM 的 CPU 技术与其在图形处理器(GPU)方面的专长紧密结合,从而在半导体行业的其他领域建立领先地位。

投资研究公司富瑞(Jefferies )分析师马克 · 利帕西斯(Mark Lipacis)表示,通过让英伟达创建一个服务器芯片和软件 “生态系统”,这笔交易将进一步提振其数据中心业务。英伟达可以将 ARM 处理器更紧密地集成到自家产品中,在不使用额外能耗的情况下提高性能。

此外,这笔交易还将进一步巩固英伟达的地位,使竞争对手更难撼动其业务。利帕西斯称:“有了 ARM,英伟达还将提供通用、异构数据中心规模的解决方案,并最终获得数据中心生态系统‘串行处理部分’(serial processing part)高达 80% 的价值。此外,ARM 还让英伟达在数据中心市场拥有了一条更大的‘护城河’。”

今年,英伟达的股价涨幅已超过 110%。在这笔交易宣布后,英伟达股价于周一上涨逾 5%,表明投资者对交易前景充满信心。

销售芯片蓝图

ARM 和英伟达都是 “专注于硅”的公司,但所专注的领域不同。黄仁勋说,ARM 和英伟达是 “互补的”。

ARM 总部位于英国剑桥,销售其他公司生产低功耗芯片所需的蓝图(blueprint),以驱动智能手机、平板电脑、虚拟现实(VR)耳机和智能音箱等设备。它被称为指令集。一些客户,如苹果,从 ARM 获得授权后设计他们自己的 CPU 核心。其他公司,如高通或三星,则直接从 ARM 获得整个处理器设计的许可。

ARM 通过向想要使用其技术的芯片设计者出售知识产权许可证、软件和工具来获取利润,并对使用其技术的每个芯片收取版税。2019 年,ARM 创造了逾 17 亿美元的营收。

ARM 有着悠久的历史。它创建于 1990 年,是苹果公司、英国艾康电脑公司和美国芯片制造商 VLSI 科技公司联合创建的合资企业,旨在为苹果的个人数字助理 Newton 开发芯片。

但 15 年后,在智能手机热潮的推动下,ARM 跃居行业前列。智能手机需要的芯片,要比英特尔生产的 x86 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芯片耗电量低得多。虽然它们的计算能力不如笔记本电脑,但至少电池续航时间要比笔记本长很多。

第一代 iPhone 采用的是三星处理器,使用的就是 ARM 内核,但计算能力有限。此后,基于 ARM 内核的芯片就成为了苹果和 Android 手机的标准,并且变得明显更强大,在处于某些任务时,甚至堪比 x86 芯片。例如,用于三星、谷歌和华为手机的高通芯片,使用的就是 ARM 内核。

此外,ARM 也在进军智能手机以外的其他类型的计算机市场。例如,苹果正计划将其 Mac 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改用自家芯片,正式基于 ARM 的芯片技术。微软也花费了大量时间和资金来改造 Windows,使其能在 ARM 芯片上运行。如今,ARM 芯片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数据中心,因为其低功耗是一个明显的优势。

当软银在 2016 年收购 ARM 时,该公司还强调了 “物联网”的潜力,也就是越来越多的物品,如机械或汽车,可以配备互联网连接和一个廉价的微处理器。当然,这些微处理器都运行在 ARM 技术上。

英伟达的雄心

英伟达最初以设计图形芯片而闻名,其芯片能使中央处理器减轻 3D 图形工作的负担,以提高计算能力和效率。其客户主要是游戏玩家、打造游戏系统的公司,以及需要构建 3D 图形的人们。

游戏仍是英伟达业务的一大部分。但在过去的十年里,英伟达已经开始扩展到许多不同的领域。

2008 年,英伟达开始以 “Tegra”品牌建造自己的 “片上系统”(SoC)硬件,将其图形处理器和 ARM 处理器内核结合在一个产品中。例如,Tegra 芯片是任天堂 Switch 游戏机的核心,虽然它在智能手机制造商中的吸引力不如高通的骁龙处理器。

此外,英伟达的自动驾驶汽车平台也包括带有 ARM 内核的硬件芯片。如今,英伟达开始为自动驾驶汽车和机器人制造芯片和软件。

事实上,近年来,英伟达背后最大的利好因素是人工智能(AI)的崛起。研究人员发现,与旧的服务器芯片或简单的 CPU 相比,英伟达的图形处理器更适合运行人工智能算法。

随着英伟达的雄心不断膨胀,该公司的财富也随之增长。金融数据服务商 FactSet 数据显示,周一开盘时,英伟达的市值超过 3220 亿美元,与五年前相比有了惊人的增长,当时其市值仅约为 123 亿美元。在截至今年 1 月 26 日的 2020 财年,英伟达营收为 109.2 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的 117.2 亿美元下降 7%。

将来会怎样?

一些分析师认为,这笔交易的重点是,能提振英伟达的数据中心业务。当前,数据中心是英伟达增长速度最快的业务。在截至 6 月底的季度里,英伟达数据中心营收为 17.5 亿美元,同比增长 167%,约占公司销售额的 45%,首次超过其游戏部门。

此外,这笔交易还赋予了英伟达向 ARM 客户出售其 AI 芯片和图形芯片的机会。黄仁勋说:“如果我们能利用他们(ARM)的商业模式,如果我们能站在他们创造的网络上,把我们发明的技术投入到这个渠道中,让他们的数千个合作伙伴都能获得,对我们来说,经济效益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。”

当然,ARM 的许多客户都与英伟达竞争,包括三星、高通、博通和德州仪器等。这些公司可能不愿从竞争对手那里获得额外的技术。而英伟达表示,将继续把 ARM 作为一家独立的子公司运营,采用 “客户中立”和 “开放许可”的模式。如果这些公司愿意支付费用,就可以获得许可证,即使他们是英伟达的直接竞争对手。

黄仁勋还表示,ARM CEO 西蒙 · 西格斯(Simon Segars)已经与许多客户进行了沟通,回答了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。

黄仁勋说:“他们想明确,是否可以继续依赖 ARM。而我们能够宣布这一交易,表明谈判进行得很顺利。虽然没有人喜欢改变,但如果他们意识到,我们将继续致力于当前的商业模式,继续坚持开放和公平政策,就不会后顾之忧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希望保持一切不变,并且还会加入英伟达的知识产权,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多的东西可以购买,我们也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价值。”